Sitemap: http://www.aise5.com/sitemap.xml
返回舊版

歷史上的“絲綢之路” 及新疆與中原地區的交流融合發(fā)展

《中原智庫》(2020)  河南省社科聯(lián)課題組2021-01-20

“絲綢之路”是古代中國與西域、南洋等周邊國家和地區,以及北非、歐洲之間的貿易交通商路,是古代東西方之間經(jīng)濟、政治、文化進(jìn)行交流的重要通道,對當時(shí)社會(huì )發(fā)展和歷史進(jìn)程產(chǎn)生了重大作用及影響。有鑒于此,2013年習近平在國際上提出新的歷史時(shí)期共建“一帶一路”的倡議,得到了全世界的廣泛響應和大力支持。幾年來(lái),這項倡議已取得了巨大成功,成為新時(shí)代中國打造全方位開(kāi)放格局和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重大舉措,同時(shí)也為推動(dòng)國內東中西區域經(jīng)濟一體化發(fā)展提供了強大動(dòng)力。  

這條道路的開(kāi)辟與暢通,也使得古代中原和邊疆地區的聯(lián)系大大增強,從人員、物資到思想、文化,從經(jīng)濟、生活到政治、軍事,滲透到了社會(huì )活動(dòng)的方方面面,各種交流交融日益頻繁。這一道路的開(kāi)辟,無(wú)論對中原、對新疆都產(chǎn)生了極為重大的影響,促進(jìn)了祖國繁榮發(fā)展,維護了中華民族團結統一,是一條連接歷史與現實(shí)、民族與國家、邊疆與內地、發(fā)展與進(jìn)步的無(wú)可比擬的重要紐帶。  

一、“絲綢之路”的重要作用和影響  

絲綢之路以其獨特的作用,2000多年來(lái)為溝通東西方文明,促進(jìn)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相互交流和合作作出了重要貢獻。如今,“絲綢之路”已成為中西方經(jīng)濟文化交流的代名詞。在這條路上,東西方的使節、商隊、游客、學(xué)者、工匠的川流不息,沿途各國互通有無(wú)、互學(xué)互鑒,共同推動(dòng)了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  

(一)商品交流  

絲綢之路的主要作用是商品貿易。在當時(shí)漢朝派往西域各國的使者中,大的團隊有數百人,少者也有百余人,每年多的時(shí)候派使團十幾個(gè),少的也有五六個(gè)。使者們攜帶大批絲綢物品出境,回來(lái)時(shí)則從西域帶回各種珍奇物品。在當時(shí)的商貿活動(dòng)中,商人們從中國主要是運出絲綢、瓷器、茶葉,其他還有鐵器、金器、銀器、鏡子等,深受西域各地歡迎,使得中亞、西亞和北非、歐洲等各國元首及貴族曾一度以穿著(zhù)用腓尼基紅染過(guò)的中國絲綢而洋洋自得。據文獻記載,羅馬帝國凱撒大帝和埃及艷后克里奧帕特拉都喜歡穿中國絲綢。當時(shí)羅馬人狂熱迷戀從阿薩息斯王朝、貴霜帝國和阿克蘇姆帝國商人手中轉手得到的中國絲綢,以致古羅馬市場(chǎng)上絲綢的價(jià)格曾達到每磅約12兩黃金的天價(jià)。同時(shí),西域的葡萄、核桃、胡蘿卜、胡椒、胡豆、菠菜、黃瓜、石榴等也傳到中國,大大豐富了東方人的飲食品種;歐洲、西亞等地的天文歷法、建筑工藝、制糖法、釀酒術(shù)等技藝也輸入東方,推動(dòng)了中國等沿途各國的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和生產(chǎn)力水平提高。據文獻記載,唐代時(shí)中國一些富人大量擁有從外奴、藝人、歌舞伎到家畜、野獸,從皮毛植物、香料、顏料到金銀珠寶礦石金屬,從器具牙角到武器、書(shū)籍、樂(lè )器等,而外來(lái)的工藝、宗教、風(fēng)俗等也隨商進(jìn)入、不勝枚舉。由此可見(jiàn)東西方商品交流的盛況。  

(二)文化交流  

絲綢之路的開(kāi)辟,還帶來(lái)了文化的廣泛交流。一是造紙術(shù)西傳。中國在漢代時(shí)發(fā)明了造紙術(shù),公元7世紀時(shí),中國紙已經(jīng)在撒馬爾罕(今烏茲別克斯坦第二大城)廣為使用,唐朝的造紙工匠使這里成為中國境外的造紙中心。8世紀末,大食(阿拉伯帝國)首都巴格達辦起了造紙廠(chǎng),由中國技師作指導。此后,造紙廠(chǎng)又相繼出現在也門(mén)、大馬士革等阿拉伯城市。9世紀末,中國造紙術(shù)傳入埃及。12世紀,造紙術(shù)從北非傳到西班牙、法國。14世紀末,德國紐倫堡建造起第一家造紙廠(chǎng)。二是印刷術(shù)西傳。雕版印刷術(shù)發(fā)明于中國唐代,現存世界上最早的雕版印書(shū)是大英博物館館藏的中國唐代印制的《金剛般若婆羅密經(jīng)》。到宋元時(shí),雕版印刷技術(shù)通過(guò)蒙古人西征或其他契機傳到了中亞、西亞,進(jìn)而傳到北非與歐洲。活字印刷術(shù)發(fā)明后,又由歐洲傳教士和使節從蒙古帝國的都城帶回到歐洲。1450年,歐洲人古騰堡利用印刷術(shù)印出了第一部《圣經(jīng)》。1466年,第一個(gè)印刷廠(chǎng)在意大利佛羅倫薩出現,繼而印刷術(shù)很快傳遍了整個(gè)歐洲。印刷術(shù)的出現,改變了歐洲只有僧侶才能讀書(shū)和受高等教育的狀況,便利了文化傳播,對西方的文化和科技發(fā)展產(chǎn)生了重要影響。三是人員往來(lái)。絲綢之路開(kāi)辟后,中國漢代除張騫、班超、甘英等出使西域外,到隋唐以后隨著(zhù)中國影響的日益擴大,世界各地的文化科技人員、官員,甚至太子、國王等,都通過(guò)各條絲路來(lái)到中國,有的還長(cháng)期駐留。如東漢時(shí)有安息國太子安世高;唐朝時(shí)有來(lái)自日本、高麗、新羅的大量遣唐使和留學(xué)生,如日本的阿倍仲麻呂、吉備真備,新羅的文學(xué)泰斗崔致遠等;元朝時(shí)有阿拉伯政治家賽典赤·贍思丁、天文學(xué)家札馬魯丁、意大利旅行家馬可·波羅、摩洛哥旅行家伊本·白圖泰;明朝時(shí)有蘇祿國王巴都葛叭答喇;清朝時(shí)有英國勛爵馬戛爾尼等,來(lái)到中國。明朝時(shí),中國的鄭和也是沿著(zhù)海上絲路下西洋的。  

(三)宗教交流  

公元前1世紀末葉,佛教從印度、于闐沿塔克拉瑪干大沙漠南北的“絲綢之路”先后傳到西域各國,后來(lái)傳到中國內地,并傳到朝鮮半島、日本與其他亞洲國家。同時(shí),西方的拜火教、摩尼教和景教也隨著(zhù)絲綢之路來(lái)到中國和亞洲其他國家。拜火教(又名祆教)是流行于古代波斯(今伊朗)及中亞等地的宗教,隋唐時(shí)傳入中國,在中原地區比較興盛,當時(shí)這里有許多“祆祠”以備“胡商祈福”。景教是羅馬帝國敘利亞基督教派的一個(gè)分支,唐初在長(cháng)安興建寺廟,先后稱(chēng)“波斯寺”“羅馬寺”“大秦寺”,由于在安史之亂中景教徒協(xié)助郭子儀平亂,被賜紫衣袈裟,從此在中原地區發(fā)展了200多年,它與祆教、摩尼教并稱(chēng)為唐代“三夷教”。通過(guò)絲綢之路,南亞、東亞、東南亞、歐洲的僧人、傳教士等也紛紛來(lái)到中國。如東漢時(shí)期有天竺國高僧迦葉摩騰與竺法蘭;三國兩晉南北朝時(shí)期有天竺國僧人曇無(wú)讖、香至國王子菩提達摩、優(yōu)禪尼國圣僧真諦;唐朝時(shí)期有景教傳教士阿羅本,薩珊國王子卑路斯與泥涅師師;宋朝時(shí)期有日本茶禪之始來(lái)客榮西、禪學(xué)中興者圓爾辯圓;明朝時(shí)期有意大利傳教士利瑪竇、佛朗機傳教士曾德昭;清朝時(shí)期有德國傳教士湯若望,比利時(shí)傳教士南懷仁,葡萄牙神父徐日升,英國傳教士馬禮遜、杜嘉德、戴德生,美國傳教士羅孝全等。中國也有很多僧人沿絲綢之路弘揚佛法,如晉朝時(shí)有法顯,北魏時(shí)有宋云,唐朝時(shí)有玄奘等西行取經(jīng),唐朝時(shí)王玄策還3次送袈裟出使印度,鑒真6次東渡日本等。到元朝以后,北方陸上絲綢之路更是主要轉向了宗教文化交流。  

(四)科技交流  

主要體現在3個(gè)方面:一是冶鐵和打井技術(shù)西傳。中國在商代就已使用隕鐵制造兵器,春秋時(shí)開(kāi)始人工冶鐵。漢代中國出現了低硅灰口鐵等冶鐵新工藝、新技術(shù),中國的鐵制品沿著(zhù)絲綢之路傳入西方。在漢匈戰爭中逃亡到西域地區的士卒曾將鑄鐵技術(shù)傳給大宛和安息的工匠。大約在公元前2世紀,烏茲別克斯坦境內的費爾干納人從中國學(xué)到了鑄鐵技術(shù)。在絲綢之路的中外貿易中,鋼鐵成為受西域歡迎的商品,安息人曾努力獲取中國的鋼鐵兵器,后來(lái)漸漸流入羅馬帝國。打井技術(shù)是中國新疆地區在開(kāi)鑿坎兒井時(shí)發(fā)明的,后來(lái)將這一技術(shù)傳入中亞。二是火藥西傳。中國唐朝時(shí)發(fā)明了火藥并用于軍事。唐朝末期出現了火炮、火箭。宋朝時(shí)火器普遍用于戰爭。蒙古人從與宋、金作戰中學(xué)會(huì )了制造火藥、火器的方法。阿拉伯人從與蒙古人的作戰中學(xué)會(huì )了制造火器的技術(shù)。歐洲人大約于13世紀后期從阿拉伯人書(shū)籍中獲得了火藥的知識,到14世紀前期,又從對阿拉伯國家的戰爭中學(xué)會(huì )了制造火藥、使用火器的方法。火器的使用在歐洲具有開(kāi)創(chuàng )性意義,恩格斯曾經(jīng)指出:“在14世紀初,火藥從阿拉伯人那里傳入西歐,它使整個(gè)作戰方法發(fā)生了變革,這是每一個(gè)小學(xué)生都知道的。”“火器一開(kāi)始就是城市和以城市為依靠的新興君主政體反對封建貴族的武器。以前一直攻不破的貴族城堡的石墻抵不住市民的大炮;市民的槍彈射穿了騎士的盔甲,貴族的統治跟身披鎧甲的貴族騎兵隊同歸于盡了。隨著(zhù)資本主義的發(fā)展,新的精銳的火炮在歐洲的工廠(chǎng)中制造出來(lái),裝備著(zhù)威力強大的艦隊,揚帆出航,去征服新的殖民地……”三是指南針西傳。戰國時(shí)中國已制成了具有指示南北特性的“司南”,這是世界上最早的指南儀器。北宋時(shí)發(fā)明了指南針并開(kāi)始用于航海,南宋時(shí)傳到阿拉伯國家,13世紀初傳入歐洲,為世界地理大發(fā)現提供了重要條件。馬克思對包括火藥、指南針、印刷術(shù)在內的科學(xué)技術(shù)曾高度評價(jià)說(shuō):“火藥把騎士階層炸得粉碎,羅盤(pán)針打開(kāi)了世界市場(chǎng)并建立了殖民地,而印刷術(shù)卻變成了新教的工具,并且一般地說(shuō),變成科學(xué)復興的手段,變成制造精神發(fā)展的必要前提的最強大的推動(dòng)力。”  

二、新疆的獨特地位及其在“絲綢之路”上的重要作用  

(一)新疆的歷史沿革及特征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面積166萬(wàn)平方公里,是中國陸地面積最大的省級行政區。新疆地處亞歐大陸腹地,陸地邊境線(xiàn)5600多公里,周邊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阿富汗斯坦8國接壤,歷史上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通道,現在是第二座“亞歐大陸橋”必經(jīng)之地,戰略地位十分重要。  

新疆的早期歷史。新疆在漢代以前沒(méi)有文獻記載,屬于史前時(shí)期。按考古學(xué)概念和研究,新疆歷史分期包括舊石器時(shí)代文化、中石器時(shí)代文化、新石器時(shí)代文化、銅石并用時(shí)代文化、青銅時(shí)代文化和早期鐵器時(shí)代文化。45萬(wàn)年前的舊石器時(shí)代地層中典型勒瓦婁哇—莫斯特文化石制品的大量出土,填補了中國缺少典型舊石器時(shí)代中期莫斯特文化類(lèi)型的空白。約兩三千年前的新石器時(shí)代,天山南北各地,諸如哈密的三道嶺、七角井、吐魯番盆地的阿斯塔那、烏魯木齊縣的柴窩堡,以及木壘、奇臺、伊犁、庫車(chē)、巴楚、且末、于闐、皮山等地都已出現人類(lèi)祖先活動(dòng)的遺跡,其石器形制、打刻技術(shù)以及共存的陶器色彩、花紋與中國甘肅、內蒙古、寧夏等地相近。據2018年考古發(fā)現,新疆鞏留縣也什克勒克四號墓群發(fā)現了漢晉時(shí)期墓葬,吉木乃縣G219國道沿線(xiàn)墓地、伊吾縣大白楊溝墓地、白楊河上游墓群、白楊河中下游墓群、四工河墓地、黃山河墓地、十戶(hù)窯墓群、喀甫薩朗四號墓群、阿布散特爾墓群等均發(fā)現了唐代墓葬,這為中央王朝對西域的有效管治、多元文化格局的形成與發(fā)展提供了實(shí)證。  

新疆自古就是中國領(lǐng)土。早在先秦時(shí)期,新疆就同中原地區保持著(zhù)密切聯(lián)系。周朝宣王時(shí)代,秦莊公奉命討伐西戎時(shí),中原地區就與西域開(kāi)始了交流融合。漢代自張騫通西域后,中央政府就把很多精力放在了與西域的關(guān)系上,新疆地區也開(kāi)始在中國統一多民族國家格局下發(fā)展。公元前60年,西漢在新疆地區設立西域都護府,標志著(zhù)新疆地區正式納入中國版圖。公元123年,東漢改西域都護府為西域長(cháng)史府,繼續行使管理西域的職權。三國曹魏政權繼承漢制,在西域設戊己校尉。西晉在西域設置西域長(cháng)史和戊己校尉管理軍政事務(wù)。隋代,結束了中原長(cháng)期割據狀態(tài),擴大了郡縣制在西域的范圍。唐代,中央政權對西域的管理大為加強,先后設置安西大都護府和北庭大都護府統轄天山南北,于闐王國自稱(chēng)唐朝宗屬,隨唐朝國姓李。宋代,西域地方政權與宋朝保持著(zhù)朝貢關(guān)系。喀喇汗王朝多次派使臣向宋朝朝貢。元代,設北庭都元帥府、宣慰司等管理軍政事務(wù),加強了對西域的管轄。明代,中央政權設立哈密衛作為管理西域事務(wù)的機構。清代,清政府平定準噶爾叛亂,中國西北邊界得以確定。此后,對新疆地區實(shí)行了更加系統的治理政策。1762年設立伊犁將軍,實(shí)行軍政合一的軍府體制;1884年在新疆地區建省。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新疆和平解放。1955年成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在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下,新疆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進(jìn)入了歷史上最好的繁榮發(fā)展時(shí)期。盡管歷史上新疆地區曾出現過(guò)一些王朝、汗國,但它們都是中國疆域內的地方政權形式,都是中國的一部分,從來(lái)不是獨立國家。所以,新疆是中國領(lǐng)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不容置疑。  

新疆地區歷來(lái)是多民族聚居地。從古至今,新疆地區一直生活著(zhù)很多民族,各民族遷徙往來(lái)頻繁。在古代歷史上,曾有許多部落、民族在新疆聚居生活。新疆居民的族屬,從漢代開(kāi)始才有明確記載,當時(shí)主要有:塞、月氏、烏孫、羌、匈奴和漢人。塞人,原游牧于東起伊犁河、楚河流域,西抵錫爾河地區。因被月氏排擠而西遷,一部分退至錫爾河北岸,另一些南下帕米爾,散居各地。最早開(kāi)發(fā)新疆的是春秋戰國時(shí)期生活在天山南北的塞人、月氏人、烏孫人、羌人、龜茲人、焉耆人、于闐人、疏勒人、莎車(chē)人、樓蘭人、車(chē)師人等。秦漢時(shí)期的匈奴人、漢人、羌人,魏晉南北朝時(shí)期的鮮卑、柔然、高車(chē)、嚈噠、吐谷渾,隋唐時(shí)期的突厥、吐蕃、回紇,宋遼金時(shí)期的契丹,元明清時(shí)期的蒙古、女真、黨項、哈薩克、柯?tīng)柨俗巍M(mǎn)、錫伯、達斡爾、回、烏孜別克、塔塔爾族等,每個(gè)歷史時(shí)期都有不同民族的人口大量進(jìn)出新疆地區,都是新疆的共同開(kāi)拓者。至19世紀末,已有維吾爾、漢、哈薩克、蒙古、回、柯?tīng)柨俗巍M(mǎn)、錫伯、塔吉克、達斡爾、烏孜別克、塔塔爾、俄羅斯共13個(gè)主要民族定居新疆,形成維吾爾族人口居多、多民族聚居分布的格局。新疆地區既是新疆各民族的家園,更是中華民族共同家園的組成部分。  

根據6世紀中葉時(shí)的石雕、壁畫(huà)和文獻資料研究可知,當時(shí)北疆游牧的多為操突厥語(yǔ)的鐵勒部落,他們都屬于寬臉、細眼、鼻子較矮而又少胡須的蒙古人種。同時(shí)在南疆活動(dòng)的居民則多表現為“高鼻深目”、多胡須的歐羅巴人種特征。南疆各綠洲的語(yǔ)言文字也不統一,共有7種語(yǔ)言24種文字,其中最主要的是兩種塞語(yǔ):焉耆—龜茲語(yǔ)在焉耆、庫車(chē)和吐魯番一帶使用;于闐語(yǔ)在和田、喀什和巴楚一帶使用。歷史上,東疆受到較濃厚的漢文化影響。唐朝時(shí),回紇人使用突厥盧尼文,有些回紇人懂漢文,有的還能用漢文寫(xiě)詩(shī)。  

(二)維吾爾族的發(fā)展流變  

維吾爾族是一個(gè)多源民族。最主要的來(lái)源有兩支:一支是來(lái)自蒙古草原的回紇人,另一支是南疆綠洲上的土著(zhù)居民。這兩部分人于公元840年大規模匯合,至16世紀初完全融合成為近代維吾爾民族的主體。“維吾爾”一名最早見(jiàn)于漢籍是在公元4世紀的《魏書(shū)·高車(chē)傳》里,被譯寫(xiě)為“韋紇”,指的是高車(chē)部落聯(lián)合體中的一個(gè)部落。公元7世紀開(kāi)始稱(chēng)“回紇”;公元788年又改譯為“回鶻”,這個(gè)稱(chēng)呼一直延續至宋及五代。元明時(shí)期一般譯為“畏兀兒”。17世紀40年代到20世紀初稱(chēng)為“回部”或“纏回”。1934年,中華民國新疆省政府正式規定“維吾爾”為漢譯民族名稱(chēng),此后這一譯名就一直沿用至今。  

根據記載和研究,回紇源于丁零。早在公元前3世紀,在蒙古草原和南西伯利亞地區,活動(dòng)著(zhù)很多被統稱(chēng)為丁零的游牧部落。丁零人相繼受草原上的匈奴、鮮卑和柔然汗國的統治,長(cháng)期局促于山地森林和蒙古草原的北部邊緣,以狩獵和畜牧為生。公元4世紀以后,丁零又被稱(chēng)為“鐵勒”,由于使用一種“車(chē)輪高大,輻數至多”的大車(chē),又被稱(chēng)為“高車(chē)”。他們分布于西起伏爾加河、東至興安嶺的東西萬(wàn)余里的歐亞北方大草原上。其中,活動(dòng)于貝加爾湖一帶的被稱(chēng)為“東部鐵勒”,較大的部落有9個(gè),回紇是其中之一。為了抵御異族的侵擾和壓迫,這9個(gè)部落經(jīng)常結合成暫時(shí)的地域性聯(lián)盟,因此又被稱(chēng)為“九姓鐵勒”。  

5世紀中葉以后,在準噶爾盆地東部出現了一個(gè)以阿史那氏為核心的鐵勒部落,被稱(chēng)為“突厥”。公元552年,阿史那氏建立了囊括整個(gè)蒙古草原和準噶爾盆地的突厥汗國,回紇和其他鐵勒部落成為它的屬部。突厥貴族對廣大鐵勒部落實(shí)行殘酷統治,激起了鐵勒各部落反抗。公元744年,回紇聯(lián)合鐵勒諸部中的仆固、同羅等部組成了回紇部落聯(lián)盟,以骨力裴羅為領(lǐng)袖,在唐朝大軍的配合下推翻了突厥汗國,建立了漠北回紇汗國。統一后的部落首領(lǐng)骨力裴羅受到了唐朝冊封,這一部落形成后,諸部落原有的名稱(chēng)從此基本消失。回紇汗國是唐朝的屬?lài)瑲v代可汗都接受唐朝冊封。有3位唐朝公主嫁給了回紇可汗,因此,歷代回紇可汗都認唐朝為母家,稱(chēng)中原皇帝為舅。這種甥舅的關(guān)系一直持續了幾百年。同時(shí),回紇貴族亦有將女兒嫁與唐朝親王為妃者。當時(shí),中原漢人遷居到草原的也多了起來(lái),他們大多融入回紇人中。  

公元840年,回紇汗國在北方黠戛斯人攻擊下崩潰,草原上的回紇人在各部貴族的率領(lǐng)下四散遷走。其中1支約10萬(wàn)人向南,到達陰山以南的長(cháng)城沿線(xiàn)游牧,其中大部分進(jìn)入中原,融合進(jìn)了漢人之中。另外3支回紇向西遷徙,分別到達蔥嶺西的楚河流域、準噶爾盆地東部和河西走廊的張掖地區。在河西走廊的回紇人與其他民族融合,形成了后來(lái)的裕固族。到達準噶爾盆地東部的回紇人以北庭(今新疆吉木薩爾縣)和高昌(今吐魯番)為中心建立高昌回鶻王國。蔥嶺西的回紇人與當地的葛邏祿、樣磨等部落共同建立了喀喇汗國。這兩個(gè)汗國建立以后,分別從東西兩個(gè)方向向塔里木盆地擴張,并相繼融合了吐魯番盆地的漢人、塔里木盆地的焉耆人、龜茲人、于闐人、疏勒人等,構成現代維吾爾族的主體。  

回紇人起初信仰薩滿(mǎn)教,8世紀初摩尼教傳入蒙古草原,公元762年,回紇牟羽可汗立摩尼教為國教。公元943年,喀喇汗國的沙土克·布格拉汗皈依伊斯蘭教。公元960年,喀喇汗國將伊斯蘭教定為國教。從此,喀喇汗國以“圣戰”為名,向東方信仰佛教的高昌回紇和于闐國發(fā)動(dòng)連年進(jìn)攻。公元1006年,于闐國戰敗滅亡,塔里木盆地只剩下回紇人的兩個(gè)汗國東西對峙。當時(shí)高昌汗國境內佛教寺院遍布,通行回鶻文;喀喇汗國則到處是清真寺,使用阿拉伯文拼寫(xiě)的突厥語(yǔ)。由于兩個(gè)汗國宗教信仰根本對立,并且宗教教義已滲透到各自的社會(huì )生活、文化等各個(gè)方面,他們之間經(jīng)常發(fā)生戰爭。  

公元1125年,契丹貴族耶律大石以巴拉沙袞為首府建立了強大的西遼政權,高昌回紇和喀喇汗朝相繼成為它的屬?lài)9?211年,成吉思汗西征,新疆和整個(gè)中亞地區都歸入蒙古大汗國版圖。16世紀初,成吉思汗次子察合臺后代賽義德汗在喀什噶爾建立“葉爾羌汗國”。公元1513年,賽義德汗以伊斯蘭教為旗幟,統一了整個(gè)塔里木盆地。17世紀初,蒙古厄魯特部中最強的準噶爾部在北疆建立政權,稱(chēng)為“準噶爾汗國”。1678年準噶爾汗國的噶爾丹汗在維吾爾人阿帕克和卓的引導下,率領(lǐng)準噶爾軍隊南下,消滅了葉爾羌汗國,建立了以阿帕克和卓為“帕夏”(皇帝)的政權,對南疆實(shí)行殘酷統治,給維吾爾族人民造成了巨大災難。1755年清朝軍隊滅亡準噶爾部,統一了新疆。1865年,準噶爾部后人布素魯克又伙同中亞浩罕軍官阿古柏攻入南疆,一度占領(lǐng)了新疆大部分地區。1878年,左宗棠平定阿古柏叛亂,再次收復新疆。  

由此可知,維吾爾族是經(jīng)過(guò)長(cháng)期遷徙、民族融合形成的,他們不是突厥人的后裔,而是回紇、回鶻人的后代。  

(三)新疆在“絲綢之路”上的地位和作用  

新疆地處亞歐大陸的腹地,延綿7000多公里的古絲綢之路在新疆境內就達5000公里。  

古絲綢之路從西安出發(fā)后,經(jīng)河西走廊進(jìn)入新疆,沿天山分北、中、南三道,故稱(chēng)“天山廊道”,此路與中亞、西亞、南亞以及歐洲和非洲連接起來(lái),是一條東西方交流的大通道。這里是人們歇腳、休整的地方,是人們補充食物、用水、給養的地方,也是人們交流、交易、交融的地方,當年在這條大通道上,有各國使節的來(lái)往,有商旅的通行,有僧侶的傳道等,如果沒(méi)有這一“廊道”和“中轉站”,“絲綢之路”的順利通行是不可想象的。正是通過(guò)這條通道,進(jìn)行了東西方各種農作物種植技術(shù)、牲畜馴養技術(shù)、建筑技術(shù)等的傳播,尤其是進(jìn)行了絲綢、瓷器等物產(chǎn)以及造紙、冶煉、水利、火藥制造等技術(shù)的傳播。  

也正是由于這條大通道,新疆地區成為當時(shí)亞歐大陸各古代文明南北往來(lái)、東西交通的十字路口,成為各古代文明區域之間相互交流、溝通的必經(jīng)之地,因而也就成為亞歐大陸幾大古代文明的標本保留地,歷史留下了豐富且獨一無(wú)二的文化遺產(chǎn)。在這里,曾經(jīng)發(fā)生過(guò)無(wú)數影響亞歐大陸各文明進(jìn)程和地緣政治格局的重大歷史事件;曾經(jīng)是一個(gè)運輸買(mǎi)賣(mài)過(guò)各個(gè)文明區域無(wú)數奇珍異寶和時(shí)尚奢侈品的古道區域,是一方在沙漠、綠洲、草原各類(lèi)遺址中仍然保留亞歐大陸各古代文明精彩文化珍寶與遺跡的中介地理區塊。  

今天,新疆在“絲綢之路”上仍然具有極為重要的地位和作用。新疆既是連接中國和這條經(jīng)濟帶的樞紐,又是建設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的前沿;既要承接中國向西開(kāi)放橋頭堡的作用,又擔負著(zhù)連接和建設這條經(jīng)濟帶的重要使命;既是面向國際、國內兩大市場(chǎng)的重要舞臺,又是充分利用國際、國內兩大資源的重要陣地。新疆要切實(shí)當好建設絲綢之路經(jīng)濟帶的排頭兵,進(jìn)一步充分發(fā)揮橋梁、紐帶和支點(diǎn)作用。如作為新疆“東大門(mén)”的哈密,近年來(lái)立足自己獨特優(yōu)勢,全面提升“絲路名城,甜美哈密”旅游品牌形象,加強與公路、鐵路、民航以及新媒體平臺戰略合作,實(shí)施“途經(jīng)哈密游哈密”工程和環(huán)東天山旅游合作工程,大力做好“通道經(jīng)濟”這篇文章,效果非常顯著(zhù)。  

三、中原地區和新疆與“絲綢之路”關(guān)系密切  

遠古時(shí)期,在尼羅河流域、兩河流域、印度河流域和黃河流域之北的草原上,已經(jīng)出現了一條由許多不連貫的小規模貿易路線(xiàn)大體銜接而成的草原之路,這是早期陸上絲綢之路的雛形。  

在中華文明圈中,由于歷史上中原地區最先進(jìn)入文明時(shí)代,中原文化的先進(jìn)性和優(yōu)越性,對周?chē)刑幱谛U荒時(shí)代的地區產(chǎn)生了巨大吸引力,促使彼此之間的聯(lián)系日益密切。通過(guò)長(cháng)期的融合與發(fā)展,中國古代文明區域以中原為中心像滾雪球一樣逐步的擴大,并將周?chē)貐^不斷匯入中國古代文明區域之中。據古籍記載,公元前15世紀左右,中國的商人就已經(jīng)出入塔克拉瑪干沙漠邊緣,購買(mǎi)產(chǎn)自現新疆地區的和田玉,同時(shí)出售海貝等沿海特產(chǎn),同中亞地區進(jìn)行小規模的貿易往來(lái)。如在河南安陽(yáng)的商代婦好墓中,陪葬有大量新疆和田玉制成的器物。而良種馬及其他適合長(cháng)距離運輸的動(dòng)物也開(kāi)始不斷被人們所使用,如阿拉伯地區經(jīng)常使用駱駝,使大規模的貿易交流成為可能。到西漢張騫開(kāi)通絲綢之路后,絲路的東方起點(diǎn)在都城陜西長(cháng)安,東漢以后,這一起點(diǎn)又延伸到都城河南洛陽(yáng),進(jìn)一步深入到中原腹地。  

由于上述原因等,中原地區同新疆各地交往聯(lián)系的歷史源遠流長(cháng)。早在先秦時(shí)期,新疆地區就與中原地區展開(kāi)了密切交流。考古證實(shí),新疆地區出土的彩陶就受到中原地區仰韶文化的影響。關(guān)于古代新疆的地理、山川、河流,在中國先秦的歷史和典籍中記載相當多,如《尚書(shū)》《竹書(shū)紀年》《山海經(jīng)》《楚辭》中都能見(jiàn)到,它從一個(gè)側面反映了當時(shí)中原人對于新疆的認識和了解。在先秦典籍《穆天子傳》中,就有周穆王西巡昆侖山與西王母在瑤池相會(huì )的描述,這反映了遠古時(shí)代中原地區同新疆的交流關(guān)系。  

新疆地區一直是中華文明向西開(kāi)放的門(mén)戶(hù)和中介。由于絲綢之路的開(kāi)辟和暢通,新疆地區各民族文化和中原文化交流交融、血脈相連、息息相通。西漢統一新疆地區后,漢語(yǔ)成為當地官府文書(shū)中的通用語(yǔ)之一,中原地區的農業(yè)生產(chǎn)技術(shù)、禮儀制度、書(shū)籍、音樂(lè )舞蹈等在新疆地區廣泛傳播。與此同時(shí),琵琶、羌笛等樂(lè )器也由新疆地區或者通過(guò)新疆地區傳入中原地區,對中原地區音樂(lè )產(chǎn)生了重大影響。  

新疆地區受中原文化的影響情況,從對哈密文化的研究中可以找到很典型的樣本。如3000多年以前,生活在天山南北的羌人就與中原漢族同根同源,血脈相連。秦漢的大一統使得西北游牧經(jīng)濟和中原農業(yè)經(jīng)濟之間的聯(lián)系日趨緊密,尤其是西漢后期,中央王朝開(kāi)始在哈密設立管理機構,兩地交通管道更加通暢,大量的中原商人、屯田士民等走進(jìn)哈密。魏晉南北朝時(shí)期,西北少數民族和中原漢族之間的融合不斷深入,不僅出現了中原人口大規模移居哈密的事例,還有不少西域民族進(jìn)入中原,與當地的漢族融為一體。元明時(shí)期,哈密成為中原進(jìn)入新疆的橋頭堡,其地位更加突出。清朝建立后,打破了滿(mǎn)漢之間的地域界限,并采取一系列措施推動(dòng)各民族間文化交流,民族融合進(jìn)一步加深。  

而絲綢之路開(kāi)辟后,新疆地區與中原的交流交融達到了全方位的程度,哈密在這方面的例證也非常之多。如在民俗文化中,哈密在飲食、服裝、居住以及節日、婚喪習俗等民俗文化的形成與發(fā)展,都深受中原文化影響,它既是各民族同胞團結共處的見(jiàn)證,也是新疆多民族與中原相互學(xué)習交流的結晶。在商業(yè)文化中,漢代時(shí)東天山就開(kāi)辟了由哈密通往巴里坤草原的盤(pán)山道——天山商道。唐代時(shí)就有信奉道教的商人在東天山上修建了天山廟,這是絲綢之路新北道商業(yè)繁華的重要見(jiàn)證。巴里坤地區濃厚的商業(yè)文化與漢文化,也是新疆歷史文化的一道亮麗風(fēng)景。在宗教文化中,哈密地區有薩滿(mǎn)教、祆教、佛教,它們保留了維吾爾祖先回鶻時(shí)代更多的文化元素。哈密回王陵、艾提尕爾清真寺等宗教建筑,融合了維吾爾族、漢族、蒙古族等多民族建筑風(fēng)格,充分體現了中原建筑文化與地域宗教文化的交流交融。在軍事文化中,哈密烽燧、古糧倉,巴里坤“大河唐城”“綠營(yíng)兵城”等軍事遺址,在選址布局、功能定位、建筑形制等方面,都充分體現了哈密與中原軍事文化的交流融合。  

(課題組主持人:王喜成  孫建華  課題組成員:郭繼英  何勇  齊善兵  吳鵬  劉紹才  李俊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