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map: http://www.aise5.com/sitemap.xml
返回舊版

用大別山精神鑄牢黨性之魂

《中原智庫》(2020)  李庚香2021-01-20

2019年9月16日至18日,習近平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到河南進(jìn)行了為期三天的考察調研,其中16日、17日兩天重點(diǎn)考察了鄂豫皖蘇區的核心區域新縣和光山縣。習近平來(lái)河南的這次考察,包括紅色中原、在中部崛起中奮勇?tīng)幭取ⅫS河生態(tài)治理與高質(zhì)量發(fā)展3個(gè)內容,我們體會(huì ),這3個(gè)內容,既情深意長(cháng),又非比尋常、意味深長(cháng)。關(guān)于紅色中原,習近平指出,“鄂豫皖蘇區根據地是我們黨的重要建黨基地,焦裕祿精神、紅旗渠精神、大別山精神等都是我們黨的寶貴精神財富。開(kāi)展主題教育,要讓廣大黨員、干部在接受紅色教育中守初心、擔使命,把革命先烈為之奮斗、為之犧牲的偉大事業(yè)奮力推向前進(jìn)”。特別是習近平提出的“紅色政權是怎么來(lái)的”“新中國是怎么來(lái)的”“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來(lái)的”政治命題,時(shí)機特殊,意義重大,具有豐富的思想理論內涵,具有重大的理論和實(shí)踐探索價(jià)值。回望來(lái)路,我們黨之所以能夠贏(yíng)得全國人民的支持,取得新民主主義革命勝利,建立一個(gè)嶄新的中國,正是擁有了包括大別山精神在內的革命精神所蘊含的黨性之魂。  

一、大別山精神提出的新時(shí)代意義  

大別山精神是民族精神、革命精神、時(shí)代精神的有機統一。從1921年中國共產(chǎn)黨誕生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黨組織和革命武裝一直在大別山堅持斗爭,28年紅旗不倒。紅旗不倒,火種不滅,是大別山精神的突出特征。紅旗不倒,是大別山精神的本質(zhì)所在。大別山精神正式列入中國精神,為付出了巨大犧牲的紅四方面軍和右路軍正了名,使曾經(jīng)經(jīng)受的委屈變成了由衷的欣慰。大別山精神的提出,在新時(shí)代具有更加深遠的意義。  

首先,大別山精神對于我們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意義特別重大。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面對變局,我們黨領(lǐng)導的偉大斗爭、偉大工程、偉大事業(yè)、偉大夢(mèng)想正在如火如荼進(jìn)行。在這一變局中,中國頂住壓力就會(huì )真正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燦爛輝煌前景;如果中國頂不住壓力,這個(gè)復興過(guò)程、崛起過(guò)程、創(chuàng )新過(guò)程就可能夭折。新時(shí)代,我們正在由大國向強國邁進(jìn)。在這一世情下,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弘揚大別山精神就具有特別重要的意義。大別山革命根據地的斗爭證明,黨是人民群眾的主心骨,人民群眾是黨的鐵靠山。大別山根據地革命武裝力量的發(fā)展也是由星星之火發(fā)展成為燎原之勢的,在革命力量由弱變強的過(guò)程中,要保持有生革命力量的存在,就必須團結起來(lái)、奮勇斗爭。大別山精神是在革命戰爭年代形成的,這種精神引領(lǐng)著(zhù)大別山無(wú)數的戰士與人民從殘酷的戰爭環(huán)境中開(kāi)辟了一條走向新中國的血路。當前,對美經(jīng)貿斗爭十分尖銳復雜,面對美國的極限施壓,我們同樣需要大別山革命根據地堅韌不拔的斗爭精神和在艱苦卓絕中謀勝制勝的斗爭藝術(shù)。應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需要團結,需要斗爭,需要犧牲,需要創(chuàng )新,需要我們奮發(fā)作為、大有作為。  

其次,大別山精神對于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價(jià)值十分巨大。實(shí)現中國夢(mèng),要求我們不僅在物質(zhì)上強大起來(lái),而且在精神上強大起來(lái)。面對民族復興的宏偉藍圖和雄關(guān)漫道,習近平指出,中國革命歷史是最好的營(yíng)養劑,重溫我們黨領(lǐng)導人民進(jìn)行革命的偉大歷史,心中就會(huì )增添很多正能量。實(shí)現中國夢(mèng)必須弘揚中國精神,偉大的夢(mèng)想需要偉大的精神作為支撐。沒(méi)有振奮的精神,沒(méi)有高尚的品格,沒(méi)有堅定的志向,一個(gè)民族不可能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回首新中國成立70年,我們發(fā)現,新中國的道路是先烈們用身軀鋪就的。大別山革命斗爭培育造就了眾多英雄群體,如以董必武、陳潭秋為代表的革命播種者英雄群體,以徐向前、王樹(shù)聲為代表的紅四方面軍英雄群體,以吳煥先、程子華、徐海東為代表的紅二十五軍英雄群體,以李先念、鄭位三為代表的新四軍五師英雄群體,以劉伯承、鄧小平為代表的千里躍進(jìn)大別山英雄群體。這些英雄群體浴血奮斗的精神和歷史功績(jì),證明了“樹(shù)也砍不完,根也挖不盡,留得大山在,到處有紅軍”的革命奇跡。紅二十五軍長(cháng)征途中獨樹(shù)鎮惡戰中,面臨全軍覆沒(méi)的險境,軍政委吳煥先從通信員身上抽出一把大刀,振臂高呼:“共產(chǎn)黨員跟我來(lái)!”在他的帶領(lǐng)下,指戰員們奮不顧身沖上去與敵人展開(kāi)白刃格斗,終于殺出一條血路。古人云:“善弈者必先謀勢,領(lǐng)軍者必籌全局。”有無(wú)大局意識,是事業(yè)能否成功的關(guān)鍵。大別山的兒女具有寬廣的胸懷,大別山的隊伍中更是涌現了一大批顧全大局的輝煌典范。在解放戰爭的關(guān)鍵階段,中原軍民堅決執行黨中央和毛澤東同志關(guān)于挺進(jìn)大別山的戰略決策,并以勇于擔當、甘于犧牲的精神相互勉勵:“我們背上的敵人越多,我們啃的骨頭越硬,兄弟部隊在各大戰場(chǎng)上消滅的敵人就越多,勝利也就越大。”這種顧全大局的精神,對于我們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具有重要意義。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需要全局、需要奮斗。今天,緬懷他們當年創(chuàng )造的偉業(yè),我們不禁心潮澎湃、感動(dòng)肺腑。  

再次,大別山精神是共產(chǎn)黨人進(jìn)行黨性教育的重要思想精華,對于錘煉堅強黨性,進(jìn)行新時(shí)代的自我革命,意義極其重要。在共產(chǎn)黨的精神家園建設中,大別山精神是黨性教育的生動(dòng)教材。大別山地區是黨和軍隊鍛煉成長(cháng)的革命搖籃。這里產(chǎn)生了中共一大代表董必武、陳潭秋、包惠僧,留下了周恩來(lái)、鄧小平、劉伯承、徐向前、王震、李先念等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家的戰斗足跡。從大別山走出的或在大別山戰斗過(guò)的將軍達到469人。做一名優(yōu)秀的中國共產(chǎn)黨人,需要進(jìn)行嚴格的精神淬煉,在斗爭中去試驗黨的理論,在斗爭中去探索工作的方法,在斗爭中去鍛煉斗爭的本領(lǐng)和藝術(shù)。大別山精神中的“鍛造+建設”的革命方式,使這里的干部群眾始終具有表里如一的堅貞,即使在革命低潮甚至失誤時(shí)期,仍然能夠始終百折不撓、無(wú)堅不摧。這也是大別山地區隊伍始終不垮、火種始終不滅、紅旗始終不倒的關(guān)鍵原因。比如,1931年,沈澤民受黨中央派遣來(lái)到鄂豫皖蘇區,任鄂豫皖省委書(shū)記。1933年,身患重病的他堅持給中央寫(xiě)了一份長(cháng)達13萬(wàn)字的報告,自己做了深刻的檢討和自我剖析。他說(shuō),在郭家河、潘家河之戰轟轟烈烈的勝利之后,到現在弄得如此局面,完全是過(guò)去錯誤造成的,是本地黨的路線(xiàn)脫離群眾造成的,是由于我們自己的路線(xiàn)與實(shí)際工作中的拙劣,逐步削弱到如此情形造成的。他痛心疾首地責備自己“實(shí)在是一個(gè)書(shū)生”,“唯有萬(wàn)死的決心來(lái)轉變,洗心革面,重新做起”。寫(xiě)完這份報告10天后,沈澤民病逝。這個(gè)報告,雖然沒(méi)有充分認識到當時(shí)錯誤的根本性質(zhì)及其真正根源,斗爭方針的轉變也只是初步的,卻成為紅二十五軍從挫折走向勝利的轉折點(diǎn)。黨的十九大報告提出,勇于自我革命,從嚴管黨治黨,是我們黨最鮮明的品格。大別山精神就蘊含著(zhù)深刻的自我革命精神,是我們在新時(shí)代錘煉忠誠干凈擔當的政治品格、繼續進(jìn)行自我革命的重要精神資源。  

最后,大別山精神是河南在中部崛起中奮勇?tīng)幭鹊木薮缶駝?dòng)力,作用十分獨特。河南在中國特別是中部具有獨特位置和獨特作用,是人口大省和中華文明的主要發(fā)祥地,在國家發(fā)展大局中的地位很重。勇打頭陣,勇當前鋒,無(wú)堅不摧,是大別山精神的寶貴品格。在中部地區崛起中奮勇?tīng)幭龋V寫(xiě)新時(shí)代中原更加出彩新篇章,要求我們大力弘揚大別山精神。在中國革命的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大別山根據地軍民始終處在最前沿的地位,勇當前鋒,發(fā)揮著(zhù)重要和特殊作用。狹路相逢勇者勝。革命戰爭年代,“勇”便是不怕?tīng)奚掖蚋移矗怯录鎮洹;仡櫞髣e山的革命斗爭,這種勇猛的精神無(wú)時(shí)不有、無(wú)處不在。正是在這種勇猛精神的鼓舞下,大別山地區的革命才風(fēng)起云涌,光耀萬(wàn)代。“勇”字當頭的偉大精神,是革命先輩們在戰爭年代最鮮明的基本精神。紅軍長(cháng)征有紅一方面軍、紅二方面軍、紅四方面軍和紅二十五軍。紅二十五軍是一支“童子軍”,四大長(cháng)征隊伍中紅二十五軍人數最少,卻孤軍北上,成了迎接黨中央和中央紅軍的“北上先鋒”,是黨中央的馬前卒,是三大主力紅軍的開(kāi)路者。勇者無(wú)畏、猛者無(wú)懼,正是有了這種勇猛精神的激勵,劉鄧大軍才完成了千里挺進(jìn)大別山的戰略任務(wù)。牢記總書(shū)記的囑托,譜寫(xiě)新時(shí)代中原更加出彩的絢麗篇章,迫切需要我們用大別山精神鑄牢黨性之魂。  

二、大別山精神的深刻內涵  

在我們黨長(cháng)期的革命奮斗歷程中,先后形成了紅船精神、井岡山精神、長(cháng)征精神、延安精神、西柏坡精神等一座座精神豐碑,構成了我們黨獨具歷史魅力的精神譜系。大別山精神是我們黨精神譜系的重要組成部分,也是中國革命精神的精華所在,同其他革命精神一樣,具有豐富而深刻的內涵。大別山精神,是指在1921年中國共產(chǎn)黨誕生以后直至新中國成立這一特定歷史時(shí)期內,在大別山這一特定區域,由大別山地區的共產(chǎn)黨人和人民群眾在長(cháng)期的革命斗爭過(guò)程中,用鮮血和生命凝結成的一種以甘于為共產(chǎn)主義奮斗犧牲為價(jià)值取向的革命信念、革命意志、革命品質(zhì)和革命行動(dòng)的精神結晶。關(guān)于大別山精神,湖北紅安的概括是“一要三不要”,即“要革命、不要錢(qián)、不要命、不要家”;“一圖兩不圖”,即“圖奉獻,不圖名,不圖利”;“樸誠勇毅、不勝不休”。安徽金寨的表述是:“艱苦奮斗、勇于奉獻、團結拼搏、創(chuàng )優(yōu)爭先。”安徽六安的概括是:“立德、奉獻、創(chuàng )新、圖強。”河南信陽(yáng)的表述是:“堅守信念、胸懷全局、團結一心、勇當前鋒。”綜合以上表述,進(jìn)一步提煉,我們認為,革命、斗爭、奮斗、獻身是大別山精神的核心要素。  

一是堅決徹底的革命精神。革命性是馬克思主義政黨與其他政黨最鮮明的區別,是共產(chǎn)黨人最可貴的品質(zhì)之一。習近平在黨的十九大報告中強調:“黨在革命性鍛造中更加堅強。”在血雨腥風(fēng)的革命年代,面對反動(dòng)派在革命根據地進(jìn)行“房過(guò)火、石過(guò)刀、人換種”的兇殘行為和白色恐怖,大別山人民不畏兇險,始終懷著(zhù)革命必勝的堅定信念和對新中國的美好向往,前仆后繼、浴血奮戰,無(wú)論流多少血、獻出多少生命,大別山人民始終沒(méi)有放下革命的旗幟。  

這種徹底的革命精神還體現在堅守信念上。堅定的理想信念,是大別山精神的支柱和靈魂。大別山波瀾壯闊的革命史,是艱苦卓絕的奮斗史、可歌可泣的英雄史。習近平曾經(jīng)指出:“革命理想高于天。理想信念之火一經(jīng)點(diǎn)燃,就永遠不會(huì )熄滅。”堅守信念是指大別山人民對于共產(chǎn)主義的堅定信仰,不因外部環(huán)境的改變而改變,堅貞如一,從不動(dòng)搖。從大革命時(shí)期到解放戰爭時(shí)期,大別山地區的軍民無(wú)論局勢多么復雜,始終堅守自己的理想信念,從不放棄對于共產(chǎn)主義事業(yè)的追求。堅定的理想信念源自對馬克思主義和共產(chǎn)主義的深刻信仰。黃麻起義領(lǐng)導人、紅二十五軍軍長(cháng)吳煥先是河南新縣人,他1924年冬從蠶業(yè)學(xué)校帶回一張馬克思的像貼在堂屋供桌上的墻上,父親責問(wèn)說(shuō),這是敬祖宗的地方,不能把像貼在這里。吳煥先說(shuō),馬克思是革命導師,是外國人,但知道中國的事,照他的辦法,就會(huì )創(chuàng )造出個(gè)新社會(huì )來(lái)。他把自己家的地契、田契都燒掉,領(lǐng)導農民鬧革命。詹谷堂是商南起義的領(lǐng)導者之一,他曾經(jīng)寫(xiě)下這樣兩句詩(shī):“漫天灑下革命種,佇看將來(lái)爆發(fā)時(shí)。”劉鄧大軍挺進(jìn)大別山后,鄧小平同志這樣講:“共產(chǎn)黨員的特點(diǎn)是越困難越有勁,越團結,我們要有信心克服困難,我們一定要站住腳,生下根。”董必武在詩(shī)中更是這樣明志:“遵從馬列無(wú)不勝,深信前途會(huì )伐柯。”“伐柯”出自《詩(shī)經(jīng)》,“伐柯伐柯,其則不遠”,意思是指最根本切實(shí)的依據和準則。他說(shuō),“夷考各國進(jìn)化之程,無(wú)不由一二先知先覺(jué)之士,當位在勢,以謀其民族幸福為心,樹(shù)之典型,播為風(fēng)氣”,“吾輩做事,做得一分是一分”。長(cháng)征途中,董必武拄著(zhù)拐杖過(guò)草地,牽著(zhù)馬尾巴爬雪山,始終保持著(zhù)樂(lè )觀(guān)精神。正是信念的力量,塑造了大別山地區堅強的意志,留下了“打死了面朝天,打不死革命萬(wàn)萬(wàn)年”的革命豪氣。  

這種徹底的革命精神還體現在對黨忠誠、永遠跟黨走上。大別山地區的革命斗爭波瀾壯闊,氣勢如虹,它縱貫中國革命的每一個(gè)時(shí)期,是一部縮寫(xiě)的中國革命史。但大別山地區的革命斗爭不是孤立的,它是黨領(lǐng)導的中國革命的一部分。一心向黨,永跟黨走,是大別山精神的核心內涵。徐向前元帥在《歷史的回顧》中說(shuō),“殺了那么多人,也沒(méi)有把我們的黨搞垮,把紅軍搞垮。人們向著(zhù)共產(chǎn)黨,向著(zhù)紅軍。不跟共產(chǎn)黨走,不革命,人民就沒(méi)有出路。因為有堅定的革命信念,任憑關(guān)也好,殺也好,只要不死,還要革命”。這種忠誠無(wú)悔的意識,正是大別山精神的寶貴之處。這里的人民一旦參加了革命,便會(huì )毫不猶豫地走到底、堅持不懈,即使受了委屈,也不改初衷,依然忠誠于黨,這個(gè)特征在大別山革命群體中表現得特別明顯。可以說(shuō),大別山地區的革命精神已經(jīng)通過(guò)革命烈火的鍛造而成為一種堅強的無(wú)產(chǎn)階級革命意識,具有“一根筋”“不二心”的鮮明特質(zhì)。  

二是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無(wú)論是在革命運動(dòng)的初始階段、高潮時(shí)期,還是在革命運動(dòng)遭受挫折的危急關(guān)頭,大別山軍民始終堅定對馬克思主義的信仰和對共產(chǎn)主義的信念,對黨無(wú)比熱愛(ài)、無(wú)比忠誠,面對敵人反復多次的“圍剿”“清剿”,義無(wú)反顧地堅持革命斗爭不動(dòng)搖,確保革命紅旗不倒、革命薪火相傳。堅定的理想信念激勵著(zhù)大別山兒女堅定跟黨走、鐵心向著(zhù)黨,矢志不渝,勇往直前,使得老區革命的薪火燃遍全國,革命事業(yè)走向勝利。  

這種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具體體現在胸懷大局上。胸懷大局,是指個(gè)體或者區域、部門(mén),能夠站位高遠,超越利益糾葛,犧牲“小我”和局部利益,服從全局與整體利益。只有胸懷全局,才能顧全大局、服從大局,才能做到“戰略服從政略”,實(shí)現“謀全局,管長(cháng)遠”。毛澤東同志曾經(jīng)強調:“要提倡顧全大局。每一個(gè)黨員,每一種局部工作,每一項言論或行動(dòng),都必須以全黨利益為出發(fā)點(diǎn),絕對不許可違反這個(gè)原則。”“大別山,敵人必爭,我也必爭,這是艱苦斗爭的過(guò)程。”鄧小平晚年回憶說(shuō),解放戰爭最重的一個(gè)擔子就是千里挺進(jìn)大別山,“二野”承擔了這個(gè)重擔。1947年,國民黨軍隊進(jìn)攻陜北,鄧小平接到毛澤東電報:“現陜北情況甚為困難”,“如陳賡、謝富治及劉伯承、鄧小平不能在兩個(gè)月內以自己有效行動(dòng)調動(dòng)胡宗南軍一部”,“陜北不能支持”,要求劉鄧“下決心不要后方”。劉鄧在自身壓力極大的情況下,立即部署千里躍進(jìn)大別山,實(shí)行“無(wú)后方作戰”。鄧小平說(shuō),“我們就好像一根扁擔,一頭挑著(zhù)山東,一頭挑著(zhù)陜北。不管這個(gè)擔子有多重,我們只有打過(guò)黃河去,才能把山東和陜北的敵人拖出來(lái)”,“當我們擔著(zhù)重的一頭的時(shí)候,千萬(wàn)不要忘記整體”。劉鄧大軍千里躍進(jìn)大別山,實(shí)現了解放戰爭由戰略防御轉入戰略進(jìn)攻的偉大轉折。但必須看到,劉鄧大軍進(jìn)入大別山初期,條件是異常艱苦的,部隊一下子從12萬(wàn)人減少到不足7萬(wàn)人。千里躍進(jìn)大別山的艱苦、艱難、艱險,核心體現在“無(wú)后方作戰”上。為此,廣大官兵發(fā)揚自強不息的艱苦奮斗精神,自己打草鞋、縫制衣服;沒(méi)有油鹽和糧食,就拔野草充饑,克服重重困難,重建了中原解放區,建立了大別山革命根據地。鄧小平同志后來(lái)這樣評價(jià)千里躍進(jìn)大別山,“中原吸引了蔣介石南線(xiàn)的一半以上的兵力,保證了其他地區的勝利展開(kāi),雖在全國范圍吃苦頭最多,付出了代價(jià),但換取了戰略上的主動(dòng),取得了全局的勝利”,“敵人對大別山的進(jìn)攻,只是戰役性的,我們反攻意義之大,就在于迫使敵人改變了戰略,這便是我們的勝利”。毛澤東指出,“這是一個(gè)歷史的轉折點(diǎn)”,“他們沒(méi)有后方,物資困難,人拖瘦了,腳板跑大了,這代價(jià)必須支付,因為代價(jià)是偉大的”。這種在自己極其困難的情況下,始終從大局出發(fā),勇挑重擔的精神給人們留下了極為深刻的印象。  

這種不屈不撓的斗爭精神還體現在大別山軍民具有“不勝不休”精神。從大別山走出來(lái)的國家領(lǐng)導人和共和國將領(lǐng),從董必武、李先念到徐海東、王樹(shù)聲、許世友等,無(wú)不以意志堅定、作風(fēng)頑強、敢打敢拼、驍勇善戰而聞名。意志頑強、行動(dòng)果敢、斗爭堅決、前仆后繼、不怕?tīng)奚ⅰ安粍俨恍荨笔羌t四方面軍的作戰特點(diǎn)。“不勝不休”就是強調在殘酷艱險的作戰環(huán)境下要“硬著(zhù)頭皮頂住”,能夠“堅持最后五分鐘”。朱德同志曾說(shuō),紅四方面軍有許多優(yōu)點(diǎn),如英勇善戰、吃苦耐勞。徐海東大將英勇善戰,他總是指揮在最前沿,沖鋒在最前線(xiàn),打仗的最大特點(diǎn)就是“不要命,肯上前”,享有“徐老虎”的盛名。他打仗10年,8次負傷,全身有17個(gè)槍彈窟窿,8次穿膛而過(guò),毛澤東曾稱(chēng)譽(yù)他為“對革命有大功的人”。大別山精神中的勇猛特質(zhì)在王近山身上也有生動(dòng)體現。王近山是紅軍中有名的戰將,是一個(gè)渾身是膽的人,是電視劇《亮劍》中主人公李云龍的原型。他打仗不怕死,勇猛頑強,屢建奇功,人稱(chēng)“王瘋子”。在延安,毛澤東說(shuō),129師有個(gè)“王瘋子”,敢打沒(méi)有命令的仗,很好!劉伯承這樣評價(jià)他:“一人投命,足懼萬(wàn)夫。狹路相逢勇者勝,沒(méi)有點(diǎn)瘋勁,沒(méi)有不怕死的精神是不行的。”許世友打仗更是如此,他戎馬一生,驍勇善戰,戰功赫赫,是一員久經(jīng)沙場(chǎng)的虎將。解放戰爭時(shí)期的濟南戰役,是他戰斗生涯中最輝煌的一戰。戰事打了七天七夜,處于膠著(zhù)狀態(tài)。這時(shí),他堅定地講,“我們的困難大,敵人的困難比我們更大。現在就看誰(shuí)的決心硬過(guò)誰(shuí)。我們要跟敵人比毅力、比頑強、比后勁,勝利往往是在最后五分鐘取得的”。結果,很快就使“打下濟南府,活捉王耀武”的決心變成了現實(shí)。敢打硬仗、惡仗、險仗,正是大別山精神的本質(zhì)體現,大別山革命史就是一部大別山革命人的斗爭精神史。敢于同強敵作斗爭,是大別山精神的重要特征之一。  

三是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毛澤東曾經(jīng)說(shuō)過(guò),共產(chǎn)黨就是要奮斗。習近平指出,“我們的國家,我們的民族,從積貧積弱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發(fā)展繁榮,靠的就是一代又一代人的頑強拼搏,靠的就是中華民族自強不息的奮斗精神”。大別山整個(gè)革命斗爭的歷史,其實(shí)就是黨領(lǐng)導的人民和軍隊艱苦奮斗的歷史。大別山斗爭的“四度輝煌”都離不開(kāi)艱苦奮斗。從這個(gè)意義上說(shuō),沒(méi)有艱苦奮斗,就沒(méi)有大別山精神。  

這種奮斗精神體現在與人民群眾生死相依、共同奮斗上。在最艱苦的歲月里,革命群眾竭盡所有支援革命,最后一碗米送去做軍糧,最后一尺布送去做軍裝,最后的老棉襖蓋在擔架上,最后的親骨肉送他上戰場(chǎng)。紅二十五軍紀律嚴明,所到之地必須雞犬不驚,不準吃雞。當地的兩副對聯(lián),鮮明地反映了人民群眾的民心所向:一副是“紅軍來(lái)了雞犬不驚,白軍來(lái)了雞犬不寧”,橫批是“紅白分明”;另一副是“白軍來(lái)了雞犬不寧,紅軍來(lái)了雞犬不驚”,橫批是“滅白興紅”。劉伯承曾說(shuō),“我們依靠的是人民,蔣介石依靠的是碉堡”,“這就是第二野戰軍在大別山戰斗及全部人民解放戰爭勝利的關(guān)鍵”。人民群眾用質(zhì)樸的感情和無(wú)私的付出表達著(zhù)對共產(chǎn)黨的信任和對革命軍隊的擁護,支持著(zhù)黨和革命事業(yè)。麻城西張店村有一位姓周的母親,人們不知道她的名字,只喚周家姆。有一天,共產(chǎn)黨人王樹(shù)聲被國民黨追到了她所在的村莊,周大媽發(fā)現后,立即將其藏在自家的夾墻里。敵人搜查無(wú)果,將全村人聚集起來(lái),宣稱(chēng)如果不交出王樹(shù)聲,就將全村人殺光。在這種情況下,周大媽強忍悲痛將自己的大兒子王正道替代了王樹(shù)聲。敵人殘酷地殺害了她的大兒子。為了感謝周大媽的救命之恩,從此王樹(shù)聲便認她為干娘。周家姆的丈夫在黃麻起義中犧牲,4個(gè)兒子也在不同的歷史時(shí)期為革命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在大別山,周家姆是很多戰士的“紅軍干娘”。新中國成立后,周家姆的干兒子中有4個(gè)成了共和國的開(kāi)國將軍,除了大將王樹(shù)聲,還有上將王宏坤、中將周希漢、少將張培榮。大別山的優(yōu)秀兒女,在長(cháng)期嚴酷的斗爭中鍛煉成長(cháng),成為不怕?tīng)奚⒂⒂露窢幍匿撹F漢子。為革命勇于犧牲的感人事跡在大別山區還有很多,但是犧牲并沒(méi)有嚇退大別山區人民。當時(shí),在大別山區經(jīng)常出現“小小黃安,人人好漢;銅鑼一響,四十八萬(wàn);男將打仗,女將送飯”的全民參戰情景。這也是整個(gè)大別山人民支持紅軍、參加革命的縮影,從一個(gè)側面反映了大別山精神對大別山地區革命的深遠影響。  

這種奮斗精神體現在迎接黨中央和中央紅軍、做“北上先鋒”上。在4支紅軍長(cháng)征隊伍中,從大別山走出的紅二十五軍成為最早到達陜北、迎接黨中央的“北上先鋒”。徐向前在《中國工農紅軍第二十五軍戰史》中說(shuō),紅二十五軍西征北上,“成為主力紅軍北上的先導,為把中國革命的大本營(yíng)建在西北建立了特殊的功勛”。1935年,在歷經(jīng)千難萬(wàn)險后,中共中央和中央紅軍主力勝利到達陜甘寧邊區,與陜北紅軍會(huì )師。這時(shí)已經(jīng)進(jìn)入嚴冬時(shí)節,部隊面臨著(zhù)嚴重的經(jīng)濟困難,缺吃少穿,連溫飽都成了問(wèn)題。如何籌到糧被讓?xiě)鹗總冺樌^(guò)冬就成為擺在中央紅軍領(lǐng)導人面前的首要問(wèn)題。于是,毛澤東給徐海東寫(xiě)了一張2500元的借條。看完借條后,徐海東陷入深深的自責和愧疚中,自從和中央紅軍會(huì )師后,早該想到中央的困難了。他第二天就克服困難給中央送去5000塊銀圓,這其實(shí)是他崇高集體主義精神的生動(dòng)體現。他說(shuō):“毛主席動(dòng)口向我們借錢(qián),說(shuō)明黨中央、中央紅軍比咱們還要困難。我們就是不吃、不穿、挨凍受餓,也要支援黨中央,也要保證他們度過(guò)陜北的第一個(gè)冬天啊!”徐海東后來(lái)講自己當時(shí)的想法:“當時(shí)我認為,一個(gè)共產(chǎn)黨員,應該無(wú)條件地服從中央。”很多年之后,毛澤東還記著(zhù)這件事,他說(shuō),那時(shí)候,多虧了那5000塊錢(qián)啊!  

四是無(wú)私無(wú)畏的獻身精神。“一寸山河一寸血,一抔熱土一抔魂。”大別山的每一寸土地都浸透著(zhù)烈士的鮮血,每一條河流都流淌著(zhù)無(wú)私無(wú)畏、勇于獻身、勇于犧牲的紅色故事。革命勝利從來(lái)不是天上掉下來(lái)的,不是別人拱手相讓的,而是用流血犧牲換來(lái)的。大別山革命斗爭的一個(gè)重要特點(diǎn)就是其艱苦性。在20多年的斗爭中,革命武裝“四進(jìn)四出”,敵我之間形成了拉鋸狀態(tài)。每一次人民軍隊的主力轉移之后,反動(dòng)勢力都會(huì )進(jìn)行瘋狂的報復,革命者都要忍受一次又一次的“煎熬”,這是其他革命區域所罕見(jiàn)的。同時(shí),這又是對革命者理想信念的嚴峻考驗。大別山根據地的犧牲不是獨有的,但其慘烈是少有的。革命戰爭年代,大別山區200萬(wàn)人投身革命,近100萬(wàn)人捐軀,而登記在冊的僅有130351人。當時(shí)新縣人口不足10萬(wàn),犧牲的革命先烈就有55萬(wàn)余人。1927年黃麻起義失敗后,黃、麻兩縣起義軍民遭到敵人的血腥屠殺。在黃安箭廠(chǎng)河一塊不足一畝的田里就有300多人被殺害,鮮血染紅了土地,此地也被稱(chēng)為“紅田”。率領(lǐng)麻城農民自衛隊參加黃麻起義,后來(lái)成為共和國開(kāi)國大將的王樹(shù)聲,全家族為革命犧牲17人。率領(lǐng)黃陂自衛隊參加黃麻起義,后來(lái)成為共和國開(kāi)國大將的徐海東,全家族為革命犧牲66人。  

這種無(wú)私無(wú)畏的獻身精神還體現在為保障全局勝利作出突出貢獻的中原突圍行動(dòng)上。抗戰結束后,毛澤東要求中原部隊繼續留在中原地區,以完成牽制國民黨軍隊的戰略任務(wù)。解放戰爭前夕,位于中原解放區反內戰前線(xiàn)的大別山軍民,堅決貫徹落實(shí)黨中央和毛主席指示,從全國戰略大局出發(fā),堅持大別山戰略要地,用自己的巨大犧牲,為黨中央在東北、華北、華東的戰略部署贏(yíng)得了寶貴時(shí)間。毛澤東曾經(jīng)明確指示,中原部隊要繼續完成牽制國民黨軍隊的戰略任務(wù),并要準備作出重大的犧牲,即使是全軍覆沒(méi),也要保障全局的勝利。中原突圍為保障全局勝利作出了突出貢獻,但中原突圍是以無(wú)私無(wú)畏的自我犧牲為前提的。1949年3月,毛澤東對李先念說(shuō),中原突圍時(shí)就是準備犧牲你們的,你們幾個(gè)人能夠活著(zhù)回來(lái)就是勝利。中原突圍震驚中外,為戰略全局贏(yíng)得了時(shí)間,并由此拉開(kāi)了解放戰爭的序幕。可以說(shuō),沒(méi)有艱苦卓絕的中原突圍,就沒(méi)有全國戰場(chǎng)后來(lái)的形勢。  

總之,大別山精神是鄂、豫、皖三省乃至全國人民共有的精神財富,需要作為一個(gè)整體來(lái)進(jìn)行研究。大別山精神,既有歷史性又有現實(shí)性,既有全局性又有地域性。大別山精神不是一天鑄就的,而是經(jīng)過(guò)了千錘百煉熔煉出來(lái)的,代表了大別山人民的信仰、實(shí)踐、價(jià)值取向、歷史貢獻、現實(shí)追求和道德品質(zhì)。大別山保持28年紅旗不倒,經(jīng)歷和見(jiàn)證了中國革命歷史的完整過(guò)程,是名副其實(shí)的中國“紅旗不倒第一山”。大別山地區的革命搖籃和中心區域黃安在新中國成立后由中央人民政府核準正式改名為紅安縣,是共和國唯一一例以“紅”字命名來(lái)嘉獎的縣,14萬(wàn)余名紅安烈士拋頭顱、灑熱血寫(xiě)下了這個(gè)“紅”字。我們弘揚大別山精神,目的就是要宣示中國共產(chǎn)黨將始終高舉紅色的旗幟,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傳承紅色基因,把先輩們開(kāi)創(chuàng )的偉大事業(yè)不斷推向前進(jìn)。  

三、深入挖掘大別山的“紅色寶藏”  

大別山精神作為一種精神力量,是與大別山地區的革命斗爭緊密相連的。大別山地區的革命斗爭,歷史完整,主題鮮明,呈現出了大別山地區革命火種不滅、紅旗不倒、前仆后繼的革命事跡和精神風(fēng)貌,其時(shí)間之久、形勢之殘酷、斗爭之堅決,在中國革命史上是極其罕見(jiàn)的。在大別山精神的歷史深處,是大別山地區28年的革命斗爭和活動(dòng),是黨對這一地區的正確領(lǐng)導,是千千萬(wàn)萬(wàn)大別山兒女參軍參戰、支援革命的歷史場(chǎng)景,包括黨史事件、黨史人物、黨史文獻、黨史故事。  

在中國大地上,每一塊土地都有自己的光榮。井岡山、大別山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中國革命的兩座紅色巨山。大別山位于湖北、河南、安徽三省邊界,孕育了著(zhù)名的鄂豫皖革命根據地。作為革命老區,大別山是一座紅色的山,是一座革命的山,是一座英雄的山。大別山長(cháng)達28年的歷史風(fēng)雨,深刻鮮明地展現了我們共產(chǎn)黨人高貴的革命靈魂,賦予了大別山崇高的人格,是我們黨和國家的紅色基因庫,對于新時(shí)代開(kāi)展黨的自我革命、錘煉堅強黨性具有重大現實(shí)意義。  

一是大別山具有豐富的紅色資源。大別山是方紅色沃土,在波瀾壯闊的偉大革命進(jìn)程中,無(wú)數優(yōu)秀共產(chǎn)黨人在這里戰斗、生活,留下了豐富的紅色資源,是一塊抓把泥土就能攥出鮮血的土地,有著(zhù)數不盡的紅色故事。1930年6月,鄂豫皖特區蘇維埃政府成立,并創(chuàng )建了以大別山為中心的鄂豫皖根據地。它以新集為首府,以大別山為中心,包括周?chē)?0余縣,東接江淮平原,西扼平漢鐵路,南瀕長(cháng)江,北帶淮河,戰略地位十分重要。鄂豫皖蘇區是中國共產(chǎn)黨在土地革命戰爭時(shí)期領(lǐng)導創(chuàng )建的主要根據地之一,創(chuàng )造了28年紅旗不倒的奇跡,譜寫(xiě)了可歌可泣的英雄史詩(shī)。這里誕生了紅四方面軍、紅二十五軍、紅二十八軍,走出了340多位將軍。鼎盛時(shí)期,根據地面積擴展到4萬(wàn)余平方公里,人口350余萬(wàn),主力紅軍45萬(wàn)余人。解放戰爭時(shí)期,這里是李先念中原突圍的所在地,是劉鄧大軍千里躍進(jìn)大別山的落腳地。1930年2月16日,紅軍俘獲國民黨一架柯塞式飛機,邊區政府將該機命名為“列寧號”。這樣,紅軍第一架戰鷹就這樣在鄂豫皖革命根據地誕生了。從此,人民軍隊有了第一架飛機、第一個(gè)飛行員、第一個(gè)航空局。大別山的革命群眾為新中國的建立付出了巨大的犧牲,作出了巨大的貢獻。可以說(shuō),大別山的每一寸土地都流淌著(zhù)可歌可泣的紅色故事。正是這些可歌可泣的紅色故事鑄就了大別山精神。這就要求我們講好黨的故事、革命的故事、根據地的故事、英雄和烈士的故事,用黨領(lǐng)導人民進(jìn)行革命斗爭的光榮歷史和偉大功績(jì)感召人,用革命先烈的英勇事跡鼓舞人,激勵人們堅定不移地跟黨走,為實(shí)現美好生活而奮斗。  

二是大別山蘊藏著(zhù)深厚的紅色文化。黨的十九大報告指出:“文化是一個(gè)國家、一個(gè)民族的靈魂。文化興則國運興,文化強則民族強。”紅色文化是黨的奮斗歷史的縮影。自從黨的種子在大別山萌芽以后,我們黨領(lǐng)導大別山人民先后發(fā)動(dòng)了“黃麻起義”“立夏節起義”和“六霍起義”,組建了紅一軍、紅四軍、紅二十五軍、紅二十八軍等4支紅軍主力。大別山精神是大別山紅色文化的核心部分,它是大別山地區革命政權、黨的建設和群眾路線(xiàn)的思想結晶。在中國革命史中,大別山總是處在中國革命的激流當中,而英勇的大別山兒女也總是能夠站在革命激流的前端。“老鄉,加入紅軍可以分到土地”是土地革命時(shí)期的宣傳標語(yǔ),通俗易懂,具有很大的號召力。愛(ài)唱歌和守紀律,是大別山地區紅軍戰士鮮明的特色。《八月桂花遍地開(kāi)》《三大紀律八項注意歌》,都是這種紅色文化的代表。革命紅歌《八月桂花遍地開(kāi)》是根據大別山民歌《小小鯉魚(yú)壓紅腮》的曲調編唱出來(lái)的。紅二十五軍長(cháng)征到達陜北后,由程坦根據《中國工農紅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布告》內容編寫(xiě)了歌曲《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并把歌詞填入鄂豫皖蘇區《土地革命成功了》的曲調中,后迅速傳唱到各路紅軍部隊,成為人民軍隊詠唱不衰的經(jīng)典歌曲。28年紅旗不倒、22年武裝斗爭,大別山人民在血與火的斗爭中形成了特有的大別山紅色文化。  

三是大別山萃聚了我們踐行黨的初心和使命的紅色基因。要把紅色基因傳承好、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必須不斷實(shí)現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紅色基因是共產(chǎn)黨人永葆本色的生命密碼,體現了共產(chǎn)黨人的身份自信和使命擔當,是我們黨在長(cháng)期斗爭中淬煉出來(lái)的精神品質(zhì)和優(yōu)良作風(fēng),是我們攻堅克難、取得一個(gè)又一個(gè)偉大勝利的強大武器。我們黨是為中國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黨,自成立以來(lái)就非常重視涵養共產(chǎn)黨人的精神品格。1927年10月,毛澤東親自撰寫(xiě)的黨的歷史上的第一份入黨誓詞,其中就強調共產(chǎn)黨人首先要有犧牲精神。習近平這次來(lái)河南考察,就是在慶祝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緬懷革命先烈,告慰革命英靈,致敬大別山人民的犧牲精神;就是要告誡全黨同志不能忘記紅色政權是怎么來(lái)的、新中國是怎么來(lái)的、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來(lái)的;就是要宣示中國共產(chǎn)黨將始終高舉紅色的旗幟,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把先輩們開(kāi)創(chuàng )的事業(yè)不斷推向前進(jìn),用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光輝成就告慰英靈、回報人民。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非常重視紅色傳統教育。每到一地,習近平都追紅色記憶,走紅色足跡,悟紅色精神。他說(shuō),“革命老區是黨和人民軍隊的根,我們永遠都不能忘記自己是從哪里走出來(lái)的,永遠都要從革命的歷史中汲取智慧和力量”。這些紅色資源、紅色文化、紅色基因,蘊積砥礪奮進(jìn)的精神,詮釋群眾路線(xiàn)的真諦,飽含黨性錘煉的營(yíng)養,不斷升華著(zhù)我們對大別山精神的理解。可以說(shuō),這是我們的傳家寶,是我們的定盤(pán)星,是我們的壓艙石,是我們的紅色寶藏,是我們的紅色家底。進(jìn)入新時(shí)代,在全球化趨勢的影響下,民族精神對一個(gè)國家的價(jià)值越來(lái)越重要。中華民族精神是中國傳統文化的核心部分,中國革命精神是這一核心的核心。新時(shí)代,面對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和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戰略全局,迫切需要我們研究和發(fā)掘大別山精神,發(fā)揚大別山的革命精神、斗爭精神、奮斗精神和獻身精神,錘煉堅強黨性,以偉大的自我革命推動(dòng)偉大的社會(huì )革命。  

四、把紅色基因傳承好,譜寫(xiě)新時(shí)代中原更加出彩新篇章  

紅色江山來(lái)之不易,是千千萬(wàn)萬(wàn)革命前輩用鮮血和生命換來(lái)的。習近平在河南考察時(shí)指出,要把紅色基因傳承好,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這是習近平賦予我們新時(shí)代共產(chǎn)黨人的重大政治責任。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中國已經(jīng)多次站在歷史的十字路口上,多次遇到往哪走、向何處去的問(wèn)題。在新時(shí)代,我們共產(chǎn)黨人必須肩負起把紅色基因傳承好、確保紅色江山永不變色的政治責任,回答好中國往哪里走、向何處去的問(wèn)題。  

一是要著(zhù)力打造好“紅色品牌”,不斷挖掘“紅色寶藏”。河南物華天寶,人杰地靈,不僅擁有豐富的物質(zhì)資源,而且擁有豐富的紅色資源。比如二七大罷工,影響深遠,是中國工人階級顯示強大斗爭力量的重要標志性事件;大別山革命老區28年紅旗不倒,鄂豫皖蘇區首府所在地新縣是“將軍的搖籃”,具有豐厚的紅色資源;中原局舊址駐馬店市確山縣竹溝被稱(chēng)為“小延安”,是抗戰初期培訓軍政領(lǐng)導干部、指導華中抗戰的重要基地;劉少奇同志在三門(mén)峽澠池寫(xiě)作《論共產(chǎn)黨員的修養》提綱,成就了中共黨史上的不朽篇章,對于思想建黨、理論強黨的意義至關(guān)重要。河南也是英雄輩出的地方,楊靖宇、彭雪楓、吉鴻昌等都是出自河南的英雄烈士。從革命精神資源來(lái)說(shuō),特別是焦裕祿精神、紅旗渠精神、大別山精神等,都是我們黨的寶貴精神財富。這些都是流淌在一億中原兒女血脈中的紅色基因,是黨和國家的紅色基因庫。這就要求我們要摸清紅色家底,用好紅色資源,講好紅色故事,抓好紅色傳統教育,擔負起傳承紅色基因的責任。尤其要講好紅色故事,講好黨的故事、革命的故事、根據地的故事、英雄和烈士的故事,用黨領(lǐng)導人民進(jìn)行革命斗爭的光榮歷史和偉大功績(jì)感召人,用革命先烈的英勇事跡和崇高精神鼓舞人,激勵人們堅定不移跟黨走。要圍繞弘揚焦裕祿精神、紅旗渠精神和大別山精神,進(jìn)一步打造富有創(chuàng )造力和影響力的紅色品牌。要把紅色教育作為黨員干部教育培訓和黨性鍛煉的必修課,同時(shí)把紅色資源與思想政治理論有機結合,讓廣大青少年接受紅色熏陶,讓對黨忠誠、為人民奉獻的紅色基因代代相傳,真正讓革命精神內化于心、外化于形。  

二是要深刻理解“三個(gè)怎么來(lái)的”這一重大政治論斷。習近平這次來(lái)河南考察,是追尋黨的初心、革命先烈的初心而來(lái)。追求美好生活是永恒的主題,是永遠的進(jìn)行時(shí)。在鄂豫皖蘇區首府烈士陵園瞻仰革命烈士紀念碑、紀念堂時(shí),習近平明確指出:“我每次到革命老區考察調研,都去瞻仰革命歷史紀念場(chǎng)所,就是要告誡全黨同志不能忘記紅色政權是怎么來(lái)的、新中國是怎么來(lái)的、今天的幸福生活是怎么來(lái)的。”這“三個(gè)怎么來(lái)的”,是習近平著(zhù)眼當下、放眼未來(lái)為我們新時(shí)代共產(chǎn)黨人提出的座右銘。這“三個(gè)怎么來(lái)的”,充分體現了對革命先烈的敬仰緬懷、對傳承好紅色基因的自覺(jué)擔當、對老區人民的真情大愛(ài)。我們要深刻闡明“三個(gè)怎么來(lái)的”的歷史邏輯和現實(shí)意義,引導廣大黨員鑄牢黨性之魂,勇于自我革命,不斷自我凈化、自我完善、自我革新、自我提高,以黨的偉大自我革命推動(dòng)黨領(lǐng)導的偉大社會(huì )革命,團結廣大人民群眾始終高舉紅色的旗幟,堅定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把先輩們開(kāi)創(chuàng )的事業(yè)不斷推向前進(jìn)。  

三是要努力走好新時(shí)代的長(cháng)征路,努力走出革命老區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路子。了解歷史,才能看得遠;永葆初心,才能走得遠。習近平強調,“光榮傳統不能丟,丟了就丟了魂;紅色基因不能變,變了就變了質(zhì)”。我們要深入學(xué)習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認真抓好黨史、新中國史教育,深植厚培黨員干部忠誠干凈擔當和“兩個(gè)維護”的情感之基與感恩奮進(jìn)的力量之源,團結帶領(lǐng)全省人民走好新時(shí)代長(cháng)征路。傳承弘揚大別山精神,要求我們必須擔負起用好紅色資源、傳承好紅色基因的責任,擔負起發(fā)展老區、造福老區人民的責任,擔負起開(kāi)展好“不忘初心、牢記使命”主題教育、走好新時(shí)代長(cháng)征路的責任。“吃水不忘挖井人。”習近平對革命老區的視察,充分體現了對老區人民的真情大愛(ài)。我們絕不能忘記革命先烈,絕不能忘記老區人民,要把革命老區建設得更好,讓老區人民過(guò)上更好的生活。習近平用一串串“紅色足跡”表明,滄海橫流,中國共產(chǎn)黨人初心不變、使命不改。新時(shí)代弘揚和傳承紅色基因,就要走好新時(shí)代長(cháng)征路,讓紅色基因融入血脈,把弘揚大別山精神與脫貧攻堅、鄉村振興、綠水青山保護、高質(zhì)量發(fā)展緊密結合起來(lái),讓紅色精神激發(fā)力量,讓紅色之火熊熊不息,讓紅色江山世代相傳,為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和中原更加出彩的目標提供不竭精神動(dòng)力,讓大別山精神在新時(shí)代綻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  

(作者系河南省社會(huì )科學(xué)界聯(lián)合會(huì )黨組書(shū)記、主席、研究員)